首页 >> 新闻动态 >>养老时事 >> 老人一跤摔“倒”养老院
详细内容

老人一跤摔“倒”养老院

年底,北京大大小小的民办、公办养老院都在忙着续保北京养老机构综合责任险。根据保险合同,老人如果在养老院发生意外伤残甚至死亡,如果属于养老院的责任范围,将由保险公司埋单。而1216日,北京老年人意外伤害保险也将开始办理,该市300万常住老人都可以参加保险。从此,不论居家养老还是机构养老,北京老年人开始步入商业保险时代。

  不过,如果政府不带头力推,养老院险到底能不能靠市场的力量走下去?数字足以说明一切——“养老院险在北京运行了一年,349家养老院投保,总保费539万,出险375起,预计要赔付545万,换句话说,就是赔了个底儿掉

  意外频发  养老院不出险几乎不可能

  家中若有一位耄耋老人,子女都要提心吊胆过日子,那么几百个老小孩生活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?北京双井恭和苑老年公寓院长赵良羚讲述了惊心动魄的养老院生活。

  老人头一天晚上躺下了,第二天就去世了,我成了被告。法官判定养老院补偿家属6000元。赵良羚认为,要想养老院不出险几乎不可能。上海福利协会一项针对55起养老院事故的统计显示,老人摔跤致伤占40%左右,其他还有坠床、洗澡意外、健身意外、打架、走失、吸烟或燃香引起火灾、食物中毒、吃饭窒息、护理员发错药等等。而让笔者吃惊的是,在这55起事故中,有6起为老人情绪不佳而自杀。

  赵良羚表示,客观上讲,养老院出险防不胜防。出险的一般都是高龄自理老人和半自理老人,他们可以自由行动,又怕麻烦护理员,要事事亲为,却步步惊心。养老院里的老人之间也会出现矛盾和纠纷,会相互伤害,甚至致死。

  此外,工作人员急症抢救不到位、护理不当、外出活动和管理制度的缺陷等等都会导致老人出险。曾经有个非常优秀的服务员,在给一个不能自理的老人洗澡时离开了一分钟,老人就把浴缸的热水龙头打开了,引起烫伤,最终死于并发症。模范护理员因此获刑,养老院也要赔偿。

  并非戏言  养老院院长都上过法庭

  对于养老院险,笔者采访的多家养老院均表示举双手欢迎

  北京恒春老年公寓院长孟宪清坦言,有了保险心里就有底了。作为院长我努力确保不出事,但是出了事也不怕了。几乎所有的养老院院长都过着如履薄冰的日子。当了14年院长的孟宪清说:因为有老人出意外,差点放弃了工作。

  六年前,护理员抱着被子在楼道里走,被子角刮倒了一位65岁老人。你说年轻人谁在意被被子碰一下呀。老年人就不行,骨折了。由于是我们护理员的全责,养老院做好了赔偿准备,我当时的心理价位是8万元,老人的女儿一开口就是80万!我说,妹妹,我整个养老院也不值80万元呀。’”

  孟宪清专门从养老院调了一位护工去医院陪护老人,又跟老人女儿商量:今后你就交点床位费,都不用交护理费和饭费了,我们伺候老人到老。没想到老人的女儿一纸诉状将孟宪清告上法庭,法院判决养老院赔偿22万元。得!养老院一年白干。孟宪清说,那一年所有的员工都没拿到奖金。

  坊间有一种说法,在养老院院长位置上干三年,没有一个院长没上过法庭。而此前山东省的一篇报道说,30%的养老院是因为与家属产生的纠纷而倒闭的。一位老人摔倒倒了一家养老院——这并非是危言耸听的事情。北京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处处长李绍纯说。

  政府不推  养老院不买

  几乎所有的专家学者都认为,养老院最核心的内容是服务,没有好的服务就没有好的养老院,但是北京恒春老年公寓院长孟宪清却不这么看:第一位是安全,安全是‘1’,其他做得再好也是‘1’后面的‘0’

  孟宪清此前在3家养老院工作过,这些年她一直在寻求保险公司的帮助。一个床位要200元钱,这个价格我咬咬牙认了,但是理赔的手续非常麻烦。最不能接受的是,条款规定,只有法院判定是养老院的全责,保险公司才给予赔付——每次事故都要让我上法庭当被告,我不能接受,几百个老人等着我照顾,我没这个时间,也雇不起律师。

  孟宪清说出了所有养老院院长的心声。所以,去年1115日当北京市政府决定统一投保养老院险80%由政府补偿时,近400家养老院的院长感觉心头的一块石头落了地,除了尚未开业的几家养老院外,大伙几乎齐刷刷投了保。手续简单,每张床位也只缴32元钱。孟宪清说,我们150张床,政府掏了19200元,自己只拿4800元。

  孟宪清办公室的墙上就贴着养老院险的报案电话、出险索赔程序,一抬眼就能看见。有了保险就没了后顾之忧。但安全仍然是第一位的,必定出了事故意味着老人要受罪。

  位于朝阳区的某老年公寓去年底投保了责任险,目前发生过一起赔偿案例。一位86岁的老人半夜起来上厕所,在没有按铃也没有叫护士的情况下自己下床,结果不小心导致股骨颈骨折。家属来了大吵大闹,让养老院赔偿。后得知医疗费用可以走保险,事情得以平息。

  责任险鼓励出事后养老院及时救助老人,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养老院的人力、物力和精力上的压力。这家养老院院长表示,如果没有政府部门主推,一般养老院是不会买的,太贵了。

  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对此评价说:养老院险让养老院敢收老人了。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周燕珉则表示:政府推行养老院责任险使开发者和运营方更加放心。清华同衡养老产业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、著名律师王建文表示:责任险是养老院生存和发展的必备条件之一,而且只能由政府部门牵头参与,才会有效果。而更多的专家则表示,应像推广交强险一样强制推广养老院险

  行业调查 养老院险赔穿了

  如果政府不带头力推,养老院险到底能不能靠市场的力量走下去?根据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李红兵提供的数据,2012年度到2013年度,北京市有349家养老院参保养老院险,投保床位3.45万张,总保费539万,政府补贴保费437万余元,养老院自付保费100万。保险实施一年来,出险375起,已结案126起,共赔付215万元;未结案249起,预计需要赔付330万元。预计最后实际总赔付金额将超出总保费的10%左右。拿着这一摞数据,李红兵表示:目前看是赔穿了。但是,养老院和住院老人的权益都得到了保障。

  北京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处处长李绍纯说,养老院险是北京市政府首次对保险项目进行公开招标。人保财险北京分公司、平安产险北京分公司和中国人寿财险北京分公司共同承保,分别按70%20%10%的比例分保。三家分保就是为了分担风险。

  宋海英女士是民政部养老机构综合责任险课题研究组组长,当年她主持设计了北京市养老机构综合责任险。她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表示:当初预计可以打个平手,但是这个保险谁也没做过,不能科学预期它的风险到底有多大。此前只有上海有这种保险,连续3赔穿,后来上调了保费,才打了个平手。

  宋海英强调说,目前下赔穿的结论为时尚早,大部分案件处于治疗或整理索赔单据中,至明年8月才有可能得出今年的全部数据。同时,一个险种至少要经过5年实践才可能有数据做支撑得出是赔是赚的结论。但是,当初我们设计的就是公益险,是民生工程。据《北京晨报》